Clara_www

生为南极圈人,死为南极圈鬼

都小虫帕克了,那贱贱是不是知道虫的真实身份了????!!!!!!!
我受不了了,我要被甜死了

求推荐史密斯夫妇au的贱虫!入坑萌新饿到发抖qwq
占tag抱歉

高三下学期开学了……真的不能再浪了不然我肯定考不上心仪的医学院…………我最后再把翻译的一篇crewt发掉我就再也不发什么东西了……最多上来看看文……四个月后再见吧旁友们qwq

想写timelord!Newt…………想让那不起眼的破败木屋中升起tardis的控制台,魔杖被塞回去,音速起子从大衣兜里抽出来。想看Newt冲着Credence微笑,问他:All of time and space. Everything ever happened or ever will, where do you want to start ?
然后他就带默然者去看美杜莎瀑布,去坐东方列车,去地球末日看一场惊心动魄的大爆炸,去宇宙末日,去新新新新新新新新新新新新新新纽约,去英国舰和星鲸说话,去会唱歌的塔吃晚饭,去宇宙最大的图书馆里借书,去看拜占庭号坠毁的地方,甚至去抢个银行。
他们还可以在地球的时间里穿梭。他们会看莎士比亚的演出,会和Unit 和火炬木打交道,会混在人群里看查理一世的死刑,会和巴黎人民一起攻进巴士底狱……最后,皮箱悬在地球上空,Credence飘在宇宙里,Newt抓住他的脚踝把他一把拽到自己怀里。然后他们说我爱你我也爱你。
他们旅行了很多年,直到默然者垂垂老矣,直到默然者在tardis温柔的轰鸣声中闭上双眼,再也不会醒来。Newt把他埋在他的时代里,和他自己的魔杖一起,然后去面对自己的命运----那场最后的也是最激烈的战争,时间大战。
……………………我也不造为啥就be了(。)

【原创】【crewt无差】会隐形的不只有杜戈尔(完结!)

    “克雷登斯呢?我以为他和你住在一起?”蒂娜拉了把椅子过来,在桌边坐下。纽特买了两杯啤酒,酒花被酒馆里的灯光照成浅黄色,随着人群的喧哗轻轻摇晃。
    “他去霍格沃茨了,圣诞节才回来。”纽特喝了一口酒,“他一走我居然有点不习惯。”
    蒂娜没说什么,和他聊起奎妮和雅各布的进展,还有格雷伍斯被傲罗找到了,现在刚刚复职。美国国会已经认定克雷登斯死于地铁站一役,纽特无需再担心傲罗的追捕。他们聊着聊着,蒂娜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纽特说:“上次你问我的那个生物,我查到了。(纽特好奇地靠近了点 )默默然啊!它们在被宿主控制时是隐形的,只有当宿主失控才会变成一团黑雾……纽特?怎么了?”
    纽特握着酒杯僵在了椅子上。过了一会儿,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把他从头染到脚。他的大脑一片嗡鸣,心中却无比清醒。他想起来那一大束一大束的花,想起来克雷登斯莫名其妙的羞涩,还有他上火车前望过来的眷恋爱慕的眼神。
    哦。
    梅林啊。
    面对着蒂娜探究的表情,纽特紧张地笑了笑。“没什么,就是……”他觉得他的灵魂在疯狂尖叫,“我觉得我马上就要有男朋友了。”

    皮箱里的温度永远维持在23度左右,比起外面自然要暖和许多。魔法的力量。克雷登斯把外衣和围巾留在公寓的衣架上,只穿了一件衬衣,下到皮箱里。
    纽特正站在草原上,手里面捏着一朵花。听到木门转动的声音,他朝克雷登斯扭过头来,看着他笑了:“克雷登斯,过来,我有点儿事想告诉你。”
    他有多久没见过纽特了?克雷登斯一边朝他走去一边暗暗回想。半年前他坐上火车,把纽特和他的皮箱留在了站台上。霍格沃茨是一个惊喜,但纽特却是一束惊人的光芒,落在他的心尖上。
    他走到他面前了。纽特离他只有不到一步的距离。克雷登斯注意到他手里捏着一朵野花,那正是自己离开伦敦前偷偷送给他的最后一朵。
    “克雷登斯。”纽特叫了他一声,声音羞怯却坚定。克雷登斯对他要说什么有了一丝预感。他的心碰碰直跳,热度一点一点漫上他的脸颊。然后纽特伸出了手。那朵花躺在他的掌心里。它扇动花瓣,分裂成了两朵,四朵,八朵……纽特曾经收到的所有花朵都堆在他的手里了。
    “纽特----”他忐忑地开了口。那些花朝他飞了过来,落在他的肩头。它们用花瓣和茎杆环着他的脖颈,像在给他一个拥抱。
    “我知道。”纽特笑得更温柔了,“我也爱你,克雷。”        
   
     END

妈呀终于搞完了!我不是一条没有产出的咸鱼了!开心!要是有妹子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可以来勾搭我!我可寂寞啦qwq……
谢谢你的阅读!给所有看过我文章的小天使笔芯!
以及,求评论qwq

感觉最近肝crewt肝得上瘾……

【原创】【crewt】雨中 (刀预警)(一发完)

    “克雷登斯 拜尔本,原居美国纽约,现居英国伦敦。”
    他恍惚听见雨声。纽约的雨是冰冷的,打在身上浸入未愈合的伤口里,又痛又冻,让他颤抖。还有雷声。先是惨白的闪电撕裂天空,然后是重击一般的雷声。养母挥舞着皮带像法官举着木槌,如时光的利刃划破他的灵魂,漏出发臭的脓血。
    “三年前在纽特 斯卡曼德的帮助下逃脱美国傲罗追捕。”
    但伦敦的雨是温暖的。它和纽特的皮箱、手、臂弯、心灵有着同样的温度。它无所不包,无所不含。伦敦在这雨里,他们的第一句话、第一个拥抱、第一个吻也都在这雨里。他喜欢听雨声里混进纽特粘腻沙哑的呻吟。他会俯下身子吻他,让纽特的舌尖滑进他的嘴里,像纽特用腿钩住他的腰,把他按进身体深处。雨水洗得去他满身的旧伤痕----
    “……因三年前袭击纽约导致多人伤亡而被判死刑。你是否认罪?”
    ----洗不去仍在滴血的新创口。
    “我认罪。”
    他想着雨,想着纽约,想着养母的打骂,想着那个男人的谎言,想着纽特的微笑和亲吻,最后想起纽特张开双臂挡在他和傲罗之间。绿色的魔咒是天降的闪电,击中振翅的鸟儿。一片寂静,只有灵魂撕裂时汩汩的流血声。
    不该是他,不能是他,不,不,不,不是这样,这一切不该是这样,不!
    “死刑,立即执行。”
    他甚至没法看他最后一眼。

End

作者不收刀片………………ojz

【原创】【crewt无差】会隐形的不只有默默然(3)

    这天之后他们的关系就变得有点奇怪。纽特有好几次看克雷登斯看出了神,克雷登斯也被他抓到过好几次一直盯着他不放。纽特有时候觉得他们在跳舞,手握着手肩并着肩,却谁都拿不出勇气捅破那层窗户纸。
    与此同时,纽特认定那只隐形不明生物进入了求偶季,因为它每天都坚持塞给他不同颜色不同种类的花。这些花有的出现在他枕边,有的凭空落进他手里,有的就放在他的魔药旁边,甚至有的就绕在魔杖上,和它一起被递过来。
    纽特被他养的动物当作求偶对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这次他丝毫不觉得奇怪,只是盘算着一弄清楚它是什么就给它找个配偶。他一边想一边往鸟蛇住的丛林里走,走到窝边忽然看见克雷登斯直钩钩地盯着他的头顶。他用一种微妙的语气说:“你……头顶有朵花。”
    纽特一愣,伸手一摸果然摸到一朵。他把它摘下来拿到眼前细看。这是一朵淡紫色的花,麻瓜们很喜欢用这种花点缀他们的院子。纽特见过好几次,但他从来不知道它的名字。
    “哦。”纽特捏着它的茎让它转了个圈,“有一个隐形动物每天都送我很多花。我觉得它在求偶。”
    “是,是吗。”克雷登斯奇异地红了脸,说话时差点咬到舌头,“那,你喜欢吗?”
    “这个嘛……”纽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花……挺好看的。”

    霍格沃茨的通知书寄到的时候正好是夏天。纽特和克雷登斯正在公园偏僻的小径里散步。一只谷仓猫头鹰俯冲下来,撞进克雷登斯怀里。克雷登斯被它吓了一跳,差点变成默默然。
    “霍格沃茨寄来的。”纽特接过它叼着的信封,抽出一张纸。他读了一遍,把它递给了克雷登斯。“你的录取通知!你可以去学魔法了,克雷!”
    克雷登斯似乎并不为此欢欣雀跃。他拿着那张纸,踟蹰了一下,抬头看着纽特,好像想要说话。纽特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
    “我哪儿也不去,克雷。”纽特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克雷登斯把头温顺地低下去,从下往上可怜巴巴地看着纽特。“我保证,只要你回来,我都会在这里。”
    克雷登斯没回答,于是纽特抱住了他,吻了吻他的额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保证。” 

TBC

今天好像有点少……不过下一更就完结啦!写完这篇我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写ST AU……
求回复呀qwq

没有人写ST AU 的crewt吗?现成的一个瓦肯人啊!

【原创】【Crewt无差】会隐形的不只有杜戈尔(2)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情况仍未有什么改变,那隐形的生物还是绕着纽特打转,纽特翻遍了资料也没找到除了隐形兽之外又能隐形又对人有如此亲和力的生物----这让纽特既挫败又好奇。不过,克雷登斯倒是没那么畏缩了,虽然他还黏在纽特身边像个人形护树罗锅,但纽特看得出来,浓重的阴影正在散开,伤口正在逐渐结痂。纽特为此而高兴。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纽特怒气冲冲地拎着嗅嗅走出木屋,克雷登斯----显然是刚给动物们喂过食,连桶都没放下----就站在不远处,抱着桶看向他们。这是嗅嗅这个月第五次溜出皮箱了,纽特把整个伦敦翻了一边才逮到它。
    “吐出来。”纽特拎着它的一只后爪命令它。嗅嗅看都没看他,蜷着身子闭着眼睛装死。纽特第五百零三次后悔自己一时心软把它捡了回来(虽然再来一次他还是没法把它留在捕兽夹里)。“你吐不吐?不吐我上手了啊。”
    威胁不起作用。嗅嗅动都没动,一副誓与恶势力斗争到底的大无畏样子。纽特翻了个白眼,伸手挠它的肚皮。
    这一向是这只嗅嗅的弱点。不过它这次没把东西吐在纽特脚下,反而有预谋地喷在了纽特的身上。纽特被突如其来的金币袭击吓了一跳,放松了对嗅嗅的钳制。嗅嗅一个借力跳到了纽特头顶,从那儿逃走的时候还不忘抓走几枚落在他头发里的硬币,顺便也拽走了几根头发。
    “喂!”纽特疼得一缩,冲嗅嗅消失的方向吼了一声。嗅嗅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总有一天我要把它那窝给拆了……”纽特嘟囔着,转向克雷登斯。克雷登斯放下桶走过来,帮纽特摘下身上挂着的珠宝和金币。纽特顺着那只手去看克雷登斯,发现克雷登斯微微低头,笑容在头发的掩映下若隐若现。他的眼神柔软而专注,随着手的动作在纽特的衣领上游曳。
    纽特忽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纽特?”克雷登斯抬眼看他。纽特只觉得那一双黑眸闪闪发亮,倒映着整个宇宙的星火。
    “就是……”他听见自己怔怔地开口,声音飘忽不定,像被网住的微风,“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于是只好忽略对方通红的耳尖,和自己发烫的脸颊。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天晚上,那隐形的生物把一朵野花放进了纽特的掌心里。

TBC
求评论呀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