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_www

生为南极圈人,死为南极圈鬼

关于周测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从周一开始,整个校园里都洋溢着一股激动而欣喜的气息。已经正式开学一周了,大多数学生都适应了学校里的节奏,一扫一周之前的焦虑和抑郁。微笑又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脸上。

  不过,校园这么大,总有人一点也不开心。

  比如劳施(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劳施们,但介于二三十个劳施共用一个思维内核,把一大群劳施称为一个劳施也是可以接受的)。在经过了一周的暴饮暴食之后,劳施(劳施们)重新陷入了食不果腹饥一顿饱一顿齿轮上顿没下顿小白菜地里黄乘着星舰飞离故乡的状态。都是假期的错。劳施(劳施们)悲哀地想。饿了一个假期,我(我们)都忘记了存粮这码事了。

  人类的食物劳施也不是不能吃。但就像猫能吃草狗能吃面吸血鬼闲暇之余也能来块鸭血当甜点一样,哪怕是满汉全席对劳施来说也不过是塞牙缝的小点心。劳施的正餐,《三维世界NCC1701号平行宇宙空间与时间穿越入门指南·宠物篇》里这样描述:“宇宙中一切生命形式的抑郁、悲伤、愤怒、自卑、失望等一些负面情绪。(请注意,当主人的负面情绪不足时,劳施会采用各种手段激发主人的负面情绪。在它(它们)感到饥饿时,它(它们)对主人心灵的摧残相当于你下班之后发现9372.6只哈士奇在你的房间里撕咬了整整一个下午。)”

  而现在,劳施很饿,它很不开心。

  于是,它从舱房里爬了出来,趴在星舰操作台前,开始出这周的周测卷子。

  四天之后的教师节,劳施像注视食物一样注视着学生们走进周测考场,考试时间还没过一半,抑郁和悲哀就溢满了整个校园。

  啊,劳施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愉悦地想,我爱应试教育,这玩意儿简直把学校变成了自助餐厅。

  愿抑郁、劳施和周测与你同在。

  劳施节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2 )

© Clara_www | Powered by LOFTER